2023年12月28日星期四

馮唐: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

馮唐: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 

更能消幾番風雨,最可憐一堆肉軀。

曾幾何時,我們除了未來一無所有,我們充滿好奇,我們有使不完的力氣,我們不怕失去,我們眼裡有光,我們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我們下身腫脹,我們激素吱吱作響,我們熱愛姑娘,我們萬物生長。

曾幾何時,時間似乎在一夜之間,從“賴著不走“變成“從不停留”。

曾幾何時,連“曾幾何時”這個詞都變得如此矯情,如果不是在特殊的抒情場合,再也不好意思從詞庫裡調出來使用,連排比這種修辭都變得如此二逼,不僅寫詩歌和小說時絕不使用,寫雜文時偶有用了也要斟酌許久。

不可避免的事兒是,一夜之間,活著活著就老了,我們老成了中年。在少年時代,我們看書,我們行路,我們做事,我們請教老流氓們,我們盡量避免成一個二逼的少年。近幾年,特別是近兩三年,周圍的一些中年人被很持續地很有節奏地拎出來吊打,主要的原因都是因為油膩。這些中年人有些是我的好朋友,有些是我認識的人,有些我耳聞了很久。他們有的是公共知識分子,有的是意見領袖,有的是相對成功的生意人。

小樓一夜聽春雨,虛窗整日看秋山,男到中年,我們也該想想,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男。

我請教了一下我周圍偶爾或經常被油膩中年男困擾的女性,反觀了一下內心,總結如下,供自省:

第一,不要成為一個胖子。

如果從小不是個胖子,就要竭盡全力不要在中年成為一個胖子。

中年男的油膩感首先來自體重。人到中年,新陳代謝速率下降,和少年時代同樣的運動量、同樣的熱量攝取,體重一定增加。管住嘴、邁開腿,人到中年,更重要的還是管住嘴。

還要意識到,中年的體重不止是在皮下,更多是在內髒,想想這麼多年來吃的紅油火鍋和紅燒肘子就不難理解了。

所以,輕度、適度鍛煉不能保證體重減少,建議考慮階段性輕斷食。

我們曾經玉樹臨風,現在風在樹殘,但是樹再殘再敗再劈柴,我們也要努力保持樹的重量不變。

我們要像厭惡謊言、專制、謬誤、無趣、低俗、庸眾一樣厭惡我們的肚腩,我們要把還能穿進十八歲時候的牛仔褲當成四十歲時候的無上榮耀,朝聞道,夕可死,朝見肚腩,夕可死,一室不掃,何以掃天下,一胖不除,何以除邪魔。

如果我們覺得保持體重太難,就多想想我們周圍那些為了減輕體重義無反顧、萬死不辭的偉大女性們。

第二,不要停止學習。

我做實習醫生的時候,聽一個心內科副教授和我們談人生,他大聲說:“三十不學藝,真老爺們兒,四十歲之後不必讀書。”

在我的少年時代,這是第一次有個男人讓我體會到了濃重的中年油膩感。

如今,有網絡和書,隨時隨地皆可學習。盡管北上廣深房價太貴,無房可以堆書,我們還有Kindle。

腹有詩書氣自華,人醜人到中年更要多學習。吹牛逼能讓我們有瞬間快感,但是不能改變我們對一些事情所知甚少的事實,不能代替多讀書和多學習。

人腦是人體耗能最大的器官,多學習多動腦的另一個好處是幫助減肥。

第三,不要呆著不動。

陷在沙發上看新聞,陷在酒桌上談世界大歷史和中國復興,陷在床上翻新浪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不能讓我們遠離“三高”,不能讓我們真正偉大。

四十歲以後,自然規律讓我們的激素水平下降,但是大劑量運動可以讓我們體面地抵抗這一規律。

而且,人到中年,能讓我們快樂的而且合法合規的事兒越來越少,大劑量運動是剩下不多的一個,大劑量運動之後,給你合法合規的多巴胺。如果肉身已經不能負擔大劑量運動,說走就走,去散步,去旅行,也好。

第四,不要當眾談性(除非你是色情書作家)。

少年時胯下有猛獸,不談性不利於成長。

中年後大毛怪逐漸和善而狡詐,無勇而想用,要有意識地防止它空談誤國。

樹立正確的三觀,招女生喜歡這件事其實和其他復雜一些的事情一樣,天生有就有,天生沒就沒,少年時不招女生喜歡,中年後招女生喜歡的概率為零,中年後,女生可能喜歡你的其他一切、除了你。

如果心中還有不滅的火,正確的心態是:看女色如看山水,和下半身的距離遠些,相看兩不厭。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和山水不同的是,在征得對方同意之前,請不要盯著女生看。即使忍不住盯著看,也不要一雙大眼睛裡全是要吃掉她的光芒和一嘴的口水。

關於眼神的告誡,也適用於權、錢等其他領域。

第五,不要追憶從前(哪怕你是老將軍)。

我們都是塵埃,過去的那點成就其實都談不上不朽。

中年不意味著生命終結,不意味著我們只能回憶從前。糾集起我們最好的中學校友、最鐵的從前同事、最愛的前女友們,暢談一壺茶、兩瓶酒的從前,再尬聊,也只能證明我們了無新意。

就算到了二零二九年人類不能永生,四五十歲也不能算是生命的盡頭。

積攢嘮叨從前的力氣,再創業,再創造,再戀愛,我們還能攻城略地、殺伐戰取。

大到創造一個世界上沒有的產品和服務,小到寫一首直給人心的詩、養一盆菖蒲、做一本書、陪一只貓,做我們少年時沒來得及做的事,耐心做下去。

第六,不要教育晚輩。

我們有我們的三觀,年輕人也有年輕人的三觀。

我們的三觀有對的成分,年輕人的三觀也有對的成分,世界在我們不經意之間一直在變化,年輕人對的成分很可能比我們的高。

即使我們堅定地認為我們是對的,也要牢記孔子的教導:不困不啟。尤其是,不要主動教導年輕女性。

即使交流中不能說服對方,也不要像我老媽一樣祝福其他持不同意見者早死。

第七,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兩年前才第一次去日本,給我印像最深的不是那些美好到偉大的食物,而是日本人骨子裡不願意給人添麻煩的態度。在高鐵車廂裡,不僅沒人不戴耳機看視頻,連打電話都是禁止的。

人到中年,管好自己,在經濟上、情感上、生活上不給周圍人添麻煩。

第八,不要停止購物。

不要環顧四周,很衝動地說,斷舍離,太多衣服了,車也有了,冰箱裡的吃的吃不完,實在沒什麼想買的東西了。

完全沒了欲望,失去對美好事物的貪心,生命也就沒有生趣。

一個老麥肯錫,八十多歲了還在教麥肯錫年輕的項目經理如何管理自己、管理團隊、管理事情。他偷偷告訴我保持年輕的訣竅,不能常換年輕女友了,一定要常買最新的電子產品,比如最新的電腦、最新的手機、最新版的VR女友。

第九,不要髒兮兮。

少年時代的髒是不羈,中年時代的髒是真髒。一天洗個澡,一身不油光。

一旦謝頂,主動在發型上皈依我佛。其實買個松下的電動剃頭推子,脫光了蹲在洗手間,自己給自己剃,兩周一次,堅持一生,能省下不少時間和金錢。

即使為了抵抗霧霾而留鼻毛,也要經常修剪,不要讓鼻毛長出鼻孔太多。

第十,不要鄙視和年齡無關的人類習慣。

哪怕全世界都鄙視,我還是堅持鼓吹文藝,鼓吹戴手串和帶保溫杯。

所有的世道變壞都是從鄙視文藝開始的,十八子、一百零八子佛珠流轉千年,十指連心,觸覺涉及人類深層幸福,保溫杯也可以不泡枸杞、也可以裝一九七一年的單桶威士忌,仗著保溫杯和賤也可以走天涯。

因為苦逼而牛逼,因為逗逼而二逼,因為裝逼而傻逼。願我們遠離油膩和猥瑣,敬愛女生,過好餘生,讓世界更美好。


What The Prisoner's Dilemma Reveals About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啟發: 要友善, 寬容, 但不要容易屈服. (被欺負了要立即反擊, 但不要記恨)

專訪馮唐:為什麼中國這麼多「中年油膩猥瑣男」

專訪馮唐:為什麼中國這麼多「中年油膩猥瑣男」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5011517

周衛
BBC中文記者
2018年8月2日

黑色打底T恤,黑灰相間的中袖襯衣,深色牛仔褲,大紅色球鞋,伴隨著一陣掌聲,中國內地作家馮唐出場了。

這是他第四次參加香港書展。今年,他分享的主題是「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數百個座位座無虛席,前來聆聽的大部分是女性。主持人說到「猥瑣男」,全場發出一陣摻雜著一絲男聲但又幾乎被女聲完全掩蓋住的嬌笑聲。

跟其作品中充斥的自戀不一樣,馮唐入座時帶著靦腆。儘管入座瞬間沒有任何言語和動作,觀眾席還是發出一陣輕笑,這時一個男生大喊:「太猥瑣了!」全場哄笑。

2017年10月,馮唐發佈文章《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此後,「油膩中年」成為中國網絡流行語,並引發一場標籤式群嘲。為遠離油膩與猥瑣,「敬愛女生,讓世界更美好」,馮唐在文中給出十條建議:不要成為一個胖子;不要停止學習;不要呆著不動;不要當眾談性;不要追憶從前;不要教育晚輩;不要給別人添麻煩;不要停止購物;不要髒兮兮;不要鄙視和年齡無關的人類習慣。

「油膩男」迅速攻佔社交媒體的同時,也引發了很多反對。在一次演講中,同為中年男人的中國新東方教育集團創始人俞敏洪表現出對這一熱詞的抗拒——俞敏洪稱,這是馮唐自己陷入了中年恐懼。

馮唐還按照自己喜好翻譯泰戈爾的《飛鳥集》,這也引發極大爭議,比如,他將「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翻譯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開褲襠」,而這句話的直譯應該是「世界會在它愛人面前卸下其莫大的遮掩」。2015年12月,浙江文藝出版社以該書"出版後引起了國內文學界和譯界的極大爭議"為由,宣佈緊急召回《飛鳥集》。

有意思的是,在馮唐自己的微博上,《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一文獲得點讚最多的回復是:此文卻略帶油膩。社交媒體上,甚至有人提問,馮唐自己不就是個油膩的中年男人嗎?

7月香港書展期間,馮唐在香港接受了BBC中文專訪。談話中,他會認真聽每一個問題,回答問題時看著提問者的眼睛,全程體現良好修養。以下為對話節選。

BBC中文:你曾經在《奇葩說》說過,寫油膩中年男主要是為了自省,你現在自省得如何了?

馮唐:對,我還因此寫了本書呢。裏面列了十條,我對比了下,我大概能做到八九條。這十條是我的標凖,我的自省,從來沒有黃金標凖。因為我不想胖,所以我就把不要成為一個胖子定成第一個標凖。肥胖跟慢性病是有非常直接的科學聯繫的,我也不想老的時候過得很慘。胖了之後,你的精神勁兒就沒了,感覺上就會特別中年化。外國很多七八十歲的人也保持得很健康,你很難想像一個200多斤的人會很健康。

BBC中文:網上很多人把這個概念跟中年危機聯繫在了一起,你寫的時候有自己中年危機的原因嗎?

馮唐:它不僅跟中年危機聯繫在一起,還應該跟國家的很多問題聯繫在一起。如果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或多或少有點油膩,或者有油膩的可能——當然我也有油膩的可能,因為我每天面對各種誘惑,畢竟潔身自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麼大家可能要想想,首先可能跟年齡有關。

後來這個文章發酵到不僅僅是中年,青年也有,老人也有,女人也有,不同職業的人也有,這就說明我們這個社會的總體環境比較油膩。你如果老實、誠信、實事求是,你可能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好處。如果長出來的東西都是油膩的,那就可能是這片土地有問題,可能是空氣或水有問題。或者換個角度說,是這個社會的三觀出現了問題。

BBC中文:你標題裏除了油膩,還有猥瑣兩個字,你怎麼定義猥瑣?是和性有關?

馮唐:猥瑣就是不乾淨、不敞亮、不正直、不陽光。油膩就是不清爽不規矩。猥瑣的定義很廣,比如說他認為油膩不是大問題,但不成功才是大問題,寧可油膩而成功,但不可不油膩而不成功。對我來說這就是猥瑣。

BBC中文:你寫的中年油膩猥瑣男,是華語世界特有的還是人類的普遍現象?

馮唐:我在美國待過一段時間,也在歐洲、日本跑來跑去,沒見過特別差的地方,但我還是對自己的國家以及周圍的人了解得更多,我覺得我們要更油膩一點。舉個例子,我見過蠻多四十多歲、不到五十歲的男的女的,放棄學習,放棄對外表的任何要求,放棄對正義、真理的理想,很多人還放棄對自己的相對約束。就是自己舒服就好,自己拿到就好。

BBC中文:你說的中年是多大?在西方,五六十的人都會覺得自己很年輕,為什麼在中國,大家這麼在意年齡,以至於過了三十就會被說老?

馮唐:我心目中的中年應該是60歲以上,算晚中年。跟我平常工作的日本人,都是五六十歲的,你不會覺得他們老。所以要奮起,不要那麼早就認老。

BBC中文:你有很多女粉絲,是不是女性對這個話題更感興趣?

馮唐:可能女性天性比較純潔,偏水性,天性更討厭那種油膩。她們看到這些世界,也挑不出更好的詞。正好有一個人幫她們把這個詞選好了,還很好用,她們可以說"你很油膩"、"你很中年"、"你很猥瑣"。有三個詞可以供她們用。為什麼我女讀者多?可能是因為我很認真地說實話,還相對有思考有腦子,還告訴她們男生可能是怎麼想的。

BBC中文: 很多人說你直男癌,你覺得你是嗎?

馮唐:我覺得我沒到癌的程度,還不算病入膏肓。我是純直男。怎麼定義直男癌呢?第一,對自己的估計遠遠大於自己的實際,包括他的長相。第二,他不給女性足夠的平等,認為有些事情是女性一定不能做的,女性是弱勢的,或者女性是偏低等的。第三,直男癌內心往往很脆弱,他要試圖自己呈現出完全不一樣,也就是打腫臉充胖子,呈現出一些癌症的狀態。從醫學角度來說,癌症是細胞的不可控生長。

BBC中文:你內心似乎挺強大,那為什麼大家還說你是直男癌?

馮唐: 我的小說裏有很多對女性生理的描述,可能因為這個他們覺得我直男癌。按他們的說法,可能是我物化女性。如果你把「物化」定義為「視女性為天地間美好的事物」,我覺得我是。

我也歡迎女性物化男性。如果我跟你舉案齊眉,相敬如賓,那人類就不能繁衍了。如果我不想把你撲倒,那怎麼會有小孩出來呢?我覺得這是兩回事,大家沒有把二者仔細分開。尊重平等,那是在日常社會活動中。但是在有些時候,需要彼此物化對方,要把彼此的動物本能激發出來,才能做出一些AI不能理解的事情,否則我們就是機器了。

精選

I programmed some creatures. They Evol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