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12月, 2023 起發佈的文章

馮唐: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

馮唐: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  更能消幾番風雨,最可憐一堆肉軀。 曾幾何時,我們除了未來一無所有,我們充滿好奇,我們有使不完的力氣,我們不怕失去,我們眼裡有光,我們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我們下身腫脹,我們激素吱吱作響,我們熱愛姑娘,我們萬物生長。 曾幾何時,時間似乎在一夜之間,從“賴著不走“變成“從不停留”。 曾幾何時,連“曾幾何時”這個詞都變得如此矯情,如果不是在特殊的抒情場合,再也不好意思從詞庫裡調出來使用,連排比這種修辭都變得如此二逼,不僅寫詩歌和小說時絕不使用,寫雜文時偶有用了也要斟酌許久。 不可避免的事兒是,一夜之間,活著活著就老了,我們老成了中年。在少年時代,我們看書,我們行路,我們做事,我們請教老流氓們,我們盡量避免成一個二逼的少年。近幾年,特別是近兩三年,周圍的一些中年人被很持續地很有節奏地拎出來吊打,主要的原因都是因為油膩。這些中年人有些是我的好朋友,有些是我認識的人,有些我耳聞了很久。他們有的是公共知識分子,有的是意見領袖,有的是相對成功的生意人。 小樓一夜聽春雨,虛窗整日看秋山,男到中年,我們也該想想,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男。 我請教了一下我周圍偶爾或經常被油膩中年男困擾的女性,反觀了一下內心,總結如下,供自省: 第一,不要成為一個胖子。 如果從小不是個胖子,就要竭盡全力不要在中年成為一個胖子。 中年男的油膩感首先來自體重。人到中年,新陳代謝速率下降,和少年時代同樣的運動量、同樣的熱量攝取,體重一定增加。管住嘴、邁開腿,人到中年,更重要的還是管住嘴。 還要意識到,中年的體重不止是在皮下,更多是在內髒,想想這麼多年來吃的紅油火鍋和紅燒肘子就不難理解了。 所以,輕度、適度鍛煉不能保證體重減少,建議考慮階段性輕斷食。 我們曾經玉樹臨風,現在風在樹殘,但是樹再殘再敗再劈柴,我們也要努力保持樹的重量不變。 我們要像厭惡謊言、專制、謬誤、無趣、低俗、庸眾一樣厭惡我們的肚腩,我們要把還能穿進十八歲時候的牛仔褲當成四十歲時候的無上榮耀,朝聞道,夕可死,朝見肚腩,夕可死,一室不掃,何以掃天下,一胖不除,何以除邪魔。 如果我們覺得保持體重太難,就多想想我們周圍那些為了減輕體重義無反顧、萬死不辭的偉大女性們。 第二,不要停止學習。 我做實習醫生的時候,聽一個心內科副教授和我們談人生,他大聲說:“三十不學藝,真老爺們兒,四十歲之後不必讀書。” 在我的少年

What The Prisoner's Dilemma Reveals About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圖片
啟發: 要友善, 寬容, 但不要容易屈服. (被欺負了要立即反擊, 但不要記恨)

專訪馮唐:為什麼中國這麼多「中年油膩猥瑣男」

圖片
專訪馮唐:為什麼中國這麼多「中年油膩猥瑣男」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5011517 周衛 BBC中文記者 2018年8月2日 黑色打底T恤,黑灰相間的中袖襯衣,深色牛仔褲,大紅色球鞋,伴隨著一陣掌聲,中國內地作家馮唐出場了。 這是他第四次參加香港書展。今年,他分享的主題是「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數百個座位座無虛席,前來聆聽的大部分是女性。主持人說到「猥瑣男」,全場發出一陣摻雜著一絲男聲但又幾乎被女聲完全掩蓋住的嬌笑聲。 跟其作品中充斥的自戀不一樣,馮唐入座時帶著靦腆。儘管入座瞬間沒有任何言語和動作,觀眾席還是發出一陣輕笑,這時一個男生大喊:「太猥瑣了!」全場哄笑。 2017年10月,馮唐發佈文章《 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 》,此後,「油膩中年」成為中國網絡流行語,並引發一場標籤式群嘲。為遠離油膩與猥瑣,「敬愛女生,讓世界更美好」,馮唐在文中給出十條建議:不要成為一個胖子;不要停止學習;不要呆著不動;不要當眾談性;不要追憶從前;不要教育晚輩;不要給別人添麻煩;不要停止購物;不要髒兮兮;不要鄙視和年齡無關的人類習慣。 「油膩男」迅速攻佔社交媒體的同時,也引發了很多反對。在一次演講中,同為中年男人的中國新東方教育集團創始人俞敏洪表現出對這一熱詞的抗拒——俞敏洪稱,這是馮唐自己陷入了中年恐懼。 馮唐還按照自己喜好翻譯泰戈爾的《飛鳥集》,這也引發極大爭議,比如,他將「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翻譯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開褲襠」,而這句話的直譯應該是「世界會在它愛人面前卸下其莫大的遮掩」。2015年12月,浙江文藝出版社以該書"出版後引起了國內文學界和譯界的極大爭議"為由,宣佈緊急召回《飛鳥集》。 有意思的是,在馮唐自己的微博上,《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一文獲得點讚最多的回復是:此文卻略帶油膩。社交媒體上,甚至有人提問,馮唐自己不就是個油膩的中年男人嗎? 7月香港書展期間,馮唐在香港接受了BBC中文專訪。談話中,他會認真聽每一個問題,回答問題時看著提問者的眼睛,全程體現良好修養。以下為對話節選。 BBC中文:你曾經在《奇葩說》說過,寫油膩中年男主要是為了自省,你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