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20 起發佈的文章

由救援物質上古詩詞說起

早前由日本寄往武漢救疫的物質上,寫滿了古詩詞: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 等等。 龍應台出了個貼子,引用了韓晗的文章,留言大多是來自大陸網友的一片罵聲。有價值的留言有一個,就是指出這些詩詞也是來自在日華人。雖然如此,韓文有些話是不錯的。比如他舉了一堆現在的四字詞語例子: 全面推進、統籌兼顧、綜合治理、切實抓好、扎實推進、加快發展、持續增收、積極穩妥、從嚴控制、嚴格執行、堅決制止、明確職責、堅定不移、牢牢把握、積極爭取、深入開展、注重強化、規範改進、積極發展、明顯提高、不斷加強、大幅提高、顯著改善、日趨完善、比較充分…… 虧他寫得出那麼多,我都看笑了,他還加一句: 四個字的不只是成語,也可能是易烊千璽。就像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下聯對「一帶一路四中全會」,對仗平仄都沒大錯,但是不能這麼用。今天我們的修辭似乎走入到死胡同裏,前進無路,倒車無力,官樣文章中的修辭貧瘠猶如念經,據說已經延伸到了小學生作文。 影響到小學作文,這就不能不警覺了。 不過,話也說回來。我們沒有必要每個人都能分得清台鑒的用法: 「除了台鑒,還有鈞鑒、惠鑒,這是古人寫信的尊稱,表示是請你過目,玩修辭,古人花樣多得很。看看我們今天,寫信在對方稱呼後面只會加『你好』這兩個字,但是對方如果女性,你就不要用台鑒,最好用芳鑒、淑鑒,如果年長的女性,則可以用惠鑒。」 但是把話說得簡潔清楚,不代表就等於粗俗不文。像上面那堆「現代漢語」的四字詞,實在是不堪入目,也不見得比各種「鑒」更容易明白。相反,那才是胡弄人民的文字武器。

因應

因應這個詞,現在一般用法如: 前考評局委員、津中議會當然執委林日豐認為,當局已因應疫情作出平衡,若疫情略為紓緩,他會傾向繼續考試,以達至最高的公平性。 實際上是「依照」的意思。或用單字詞,可以用「就」,即就事論事的就。或「按」,「隨」。有時其實是交待事情的起因。 而本來「因應」這詞,應該是: 《史記·卷六三·老子韓非傳·太史公曰》:「老子所貴道,虛無,因應變化於無為。故著書辭稱微妙難識。」 本義是「順應」「適應」,如上句大意是「老子推崇的道,虛無一物,以無所作為來順應各種變化,所以書中文辭深奧難懂。」 可見,現在坊間對因應的用法,已經有了變化。而各家傳媒也是亂抄一氣,大家都說因應這個,因應那個,忘了還有很多詞可以用: 當局已按疫情發展作出平衡⋯⋯ Adidas宣布,因為疫情嚴重,暫關部分中國門店。 《路透》報道,中國考慮就疫情推遲召開全國人大會議。 所以,不要貪方便,不論句意一律用「因應」,只會重覆錯誤,文章也千篇一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