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顯示從 2020 起發佈的文章

自行拆除MTG錶鏈

圖片
今日新買MTG-B1000錶,因為網購,所以金屬錶鏈未經調校。心急聽日想戴,唯有自己諗辦法調整。 無小錘算係最小問題,用小鐵鉗可矣。無專用撞針,找到萬字夾📎,彎出一個直角。以小鉗擊打直角,直針部分可代替撞針。但尚需一個支架,要可支撐錶帶,下方又有空間畀鋼條滑出。找來找去,最後找到衣夾,它中間的小孔正好可以。 於是,把錶帶扶上衣夾,看準小箭咀方向,將萬字夾一頭對正連接處小洞,以小鉗輕擊一下,小鋼條就滑出了!同時掉出一小截小圓筒,千萬別弄丟! 裝回時要在箭咀反方向敲入鋼條。先將小圓筒放入鏈孔中。是在箭咀尖處放入。其實此方向的孔稍大,才可放入。直放錶帶後,圓筒就滑入鏈孔洞底。由上敲入鋼條,它會插入圓筒中卡緊。 鋼條未能完全敲入錶鏈,凸出約半毫米。當然不會用小鉗猛敲那亮閃閃的鋼鏈!找來一支小十字鑼絲批,它的尖端其實頗鈍。用它對準稍突起的鋼條,輕輕在批頂一敲。搞掂!完美。 首次土法調節鋼錶帶,成功! 補充: 用的工具係:萬字夾1,膠晾衫夾1,小十字批1,鐵鉗1。 萬字夾拉直一段做撞針,鉗做小錘,衫夾作墊(夾中孔用作空位畀鋼條滑出) 小十字批係裝回鏈條時,當成更小的撞錘,以完全敲入鋼條。 手錶厚厚說明書當作緩衝墊。perfect~! 拆: 鐵鉗 > 萬字夾(撞針) > 鋼條 > 鏈片 > 衫夾 >說明書 裝: 先係:鐵鉗 > 鋼條 > 鏈片 >說明書 最後完撞:鐵鉗 > 小十字批 > 鋼條 > 鏈片 >說明書

量子效應在生物的體現

在動植物上,可以發現量子物理的現象。  光合作用。在葉綠體內的一顆電子接受了光子能量之後,它穿過了細胞,把能量傳給其它的分子。問題是,電子穿過細胞的時間和損失的能量都比預測值小太多了,以至於光合作用的效率是如此之高,看去像是神話一樣。現在認為,電子是以波的形式,而非粒子,一次走過了通過細胞的所有可能路徑,因此可以保留能量而且盡快越過了這個距離。 鳥類導航。鳥能用地球磁場導航,但其中機理一直不清楚。現在認為,陽光的光子在擊中鳥眼內的一種色素分子時,可以產生一對處於糾纏態的自由基分子。而外在的磁傾角可以影響這些自由基的濃度,從而被鳥腦感知。換句話說,鳥可間接感知自己相對於地磁場的角度變化。 酶。生物細胞中的酶,可以將本來難以發生的化學反應,以極高速率進行。這相當於使分子中的電子,甚至質子發生了隧穿效應,即是幫助電子穿越或跨越了很高的能量壁疊,使反應得以輕易發生。在空間距離上,酶分子的振動也使反應物得以靠近,有助隧穿發生。酶促成的反應劇烈到有火箭的效果,反應生成的氣體,可以把瓶子射出幾十米之遠。 題外話: 本來有說嗅覺也有量子原理,是說分子的振動頻率。但後來進一步研究好像指出沒有太多關係,還是受體形狀和某些金屬離子與味道分子結合之類的傳統理論。

量子糾纏的理解

量子糾纏 是何物,我這就不解釋了。 我覺得,有2種方法理解它。 一是高維空間。分開的糾纏粒子在更高維仍然很接近,它們只是在三維空間分離得很遠。 二是波。被分開的粒子確實離很遠,但因為粒子也可以是波,在宇宙中任何一處都有可能存在。在糾纏粒子來說,它們就是用波的形式,等於時時都是在一齊,這就可以隨時交換信息了。

讀好中文

學習中文,終是要寫文章和演講的。演講雖是運用說話能力,但也有講稿。就算沒講稿,腹稿也總要準備。因此,學中文的目標,可以定在寫作。 沒可能直接懂得寫好文章。唯一方法,是先閱讀別人的文章。當然,讀好的文章。當今中國官方,已破壞了中文原本的模樣。在大陸見到的文章,甚至學校老師寫的,都有相同的格式和措詞,生硬死板。這已被稱為黨八股。甚至,在平日的聊天,大陸人說的口語,都夾雜了類似的句法。 好的文章在哪裡呢?要往前找。 首先,不是講笑,可以看原著版西遊記。我前幾天搭火車,因大家站得很近,我可以到旁邊一青年電話上的內容。他在讀西遊記的故事。但顯然,那是改寫的版本。事實上,西遊記成文於明代,用的語言,也不是文言。為了方便說書人用口語講故事,它的行文,應該很接近當時的口語。事實上,除了部分詞語不同,就連小學生,應該也可以理解。比如說到孫悟空面對一個很厲害的妖精,一時打不過,就連請了天兵,仍是戰敗: 行者帥五龍、二將,與妖魔戰經半個時辰,那妖精即解下搭包在手。行者見了心驚,叫道:「列位仔細。」那龍神、蛇、龜不知甚麼仔細,一個個都停住兵,近前抵擋。那妖精幌的一聲,把搭包兒撇將起去。孫大聖顧不得五龍、二將,駕觔斗,跳在九霄逃脫。他把個龍神、龜、蛇一搭包子又裝將去了。妖精得勝回寺,也將繩綑了,擡在地窖子裡蓋住不題。 你看那大聖落下雲頭,斜欹在山巔之上,沒精沒采,懊恨道:「這怪物十分利害。」不覺的合著眼,似睡一般。猛聽得有人叫道:「大聖,休推睡,快早上緊求救,你師父性命只在須臾間矣。」 相信沒人會有閱讀困難。原著中,不時穿插有詩詞,一般描述戰鬥或景色。這些詩詞,大概是作者展示功力,需要較高文學能力。如果未能閱讀,大可跳過,不影響欣賞故事和學寫流暢中文。 讀罷西遊,意猶未盡,可以再讀金庸的武俠小說。說來慚愧,在下小學時期就通讀了西遊記,但金庸全套作品14部,到了出來工作時,才有時間一一拜讀。當然,不是每部都麼好看。如果你沒讀過,可以由射雕系列開始。即為《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和《倚天屠龍記》。讀此三部,當可明白,何為優秀中文寫作。評論這些作品的文章已經很多,我就不多言了。 順口談談,讀或寫中文,應該用普通話抑或廣東話。這個可參考陶傑的示範(Youtube)。最完美當然是你用作者本身的語言,去學習他的作品。做不到也沒關係,因為中文是講寫分家的,即口語和書寫,是兩套系統。 日後會繼續用例子說明

由救援物質上古詩詞說起

早前由日本寄往武漢救疫的物質上,寫滿了古詩詞: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 等等。 龍應台出了個貼子,引用了韓晗的文章,留言大多是來自大陸網友的一片罵聲。有價值的留言有一個,就是指出這些詩詞也是來自在日華人。雖然如此,韓文有些話是不錯的。比如他舉了一堆現在的四字詞語例子: 全面推進、統籌兼顧、綜合治理、切實抓好、扎實推進、加快發展、持續增收、積極穩妥、從嚴控制、嚴格執行、堅決制止、明確職責、堅定不移、牢牢把握、積極爭取、深入開展、注重強化、規範改進、積極發展、明顯提高、不斷加強、大幅提高、顯著改善、日趨完善、比較充分…… 虧他寫得出那麼多,我都看笑了,他還加一句: 四個字的不只是成語,也可能是易烊千璽。就像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下聯對「一帶一路四中全會」,對仗平仄都沒大錯,但是不能這麼用。今天我們的修辭似乎走入到死胡同裏,前進無路,倒車無力,官樣文章中的修辭貧瘠猶如念經,據說已經延伸到了小學生作文。 影響到小學作文,這就不能不警覺了。 不過,話也說回來。我們沒有必要每個人都能分得清台鑒的用法: 「除了台鑒,還有鈞鑒、惠鑒,這是古人寫信的尊稱,表示是請你過目,玩修辭,古人花樣多得很。看看我們今天,寫信在對方稱呼後面只會加『你好』這兩個字,但是對方如果女性,你就不要用台鑒,最好用芳鑒、淑鑒,如果年長的女性,則可以用惠鑒。」 但是把話說得簡潔清楚,不代表就等於粗俗不文。像上面那堆「現代漢語」的四字詞,實在是不堪入目,也不見得比各種「鑒」更容易明白。相反,那才是胡弄人民的文字武器。

因應

因應這個詞,現在一般用法如: 前考評局委員、津中議會當然執委林日豐認為,當局已因應疫情作出平衡,若疫情略為紓緩,他會傾向繼續考試,以達至最高的公平性。 實際上是「依照」的意思。或用單字詞,可以用「就」,即就事論事的就。或「按」,「隨」。有時其實是交待事情的起因。 而本來「因應」這詞,應該是: 《史記·卷六三·老子韓非傳·太史公曰》:「老子所貴道,虛無,因應變化於無為。故著書辭稱微妙難識。」 本義是「順應」「適應」,如上句大意是「老子推崇的道,虛無一物,以無所作為來順應各種變化,所以書中文辭深奧難懂。」 可見,現在坊間對因應的用法,已經有了變化。而各家傳媒也是亂抄一氣,大家都說因應這個,因應那個,忘了還有很多詞可以用: 當局已按疫情發展作出平衡⋯⋯ Adidas宣布,因為疫情嚴重,暫關部分中國門店。 《路透》報道,中國考慮就疫情推遲召開全國人大會議。 所以,不要貪方便,不論句意一律用「因應」,只會重覆錯誤,文章也千篇一律。

作為

 作為一詞,本來係形容「行為」,可當作名詞。如唐白居易「策項一」: 「化之善否,系乎君之作為。」 意思是:教化的好壞,視乎君主的行為。 又比如,疫病流行,政府又不封關,又找不到口罩,我們可以說: 政府任由肺炎流行,毫無作為,令人氣憤! 然而,不知幾時開始,這個詞似乎成了英文 "as" 或 "being" 的直譯,更放在句首: 作為香港人,見到台灣有這麼好的總統,真是又難過又羡慕。 但這用法並不好。其一,直譯英文單詞和句式,以西化方式書寫,中文就失去了本來的特色和韻味,變得呆板單調。其二,改變中文詞本來的意思和用法,易生混淆,更可能丟失原來的詞語。 我個人還覺得,以「作為」起首,強調自己身份,多少有點矯情,其實毫無必要。上例可改成: 身為香港人,見到台灣有這麼好的總統,真是又難過又羡慕。 簡單說來,幾乎所有這樣的「作為」,都可以換成「身為」。當然,也可以徹底重組句子。這裡不舉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