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講過「黃」字。其甲骨文字形與後來相去甚遠。其本義為一顏色。欲以文字表達,確實不易。

原來,甲骨文以一箭矢與靶心(圓形)結合,表示其為靶心之色。遠古時候,大概只能用泥土或原始的礦物顏料畫出靶心,大多應為泥黃色。有的甲骨文寫法中間多一橫指示,中間就成了圓心加十字的「田」字圖形。到了金文,逐漸演變,失去了箭矢之形--大概其時箭靶顏色五花八門,矢形之義難以理解。

時代漸過。製定小篆之時,官方(李斯?)可能採用了「田之光」的意義。《說文解字》也說「黃從田從苂」,苂即光,田苂即土地的顏色,黃也。(於是,黃字也可說是合體字!)

小篆選擇土地之色,顯然比箭靶之色更能顯示黃色的本義。於是它的字形固定下來,直至今日。

字體結構

關於一個字是合體抑或獨體字,常見於小學學習。諸君切勿掉以輕心,視為旁枝末節。須知中文與西方文字最大區別,在於文字很早出現,甚至可能早於語言。於秦朝一統之後,擔起傳承中華文化重責。生活在中華大地,乃至全球之華人,不論方言為何,即使雞同鴨講,皆可用漢字交流無礙。(而某黨佔據中華之後,竟「簡化」漢字,犯下斷裂文化重罪,容後再論)

回到正題。分辨合體獨體之法,各家不一。比如「黃」字,權威說法指其為獨體字,然並無解釋。我經過研究,當以維基百科說法較為合理:
(獨體字)形體結構完整,難以拆解分析其讀音或字義。這包含著六書中所歸類的象形指事字

既提及六書,留意象形指事二法。難道要確定一字為合體獨體,竟要視其起源?確實如此。

看「黃」字的字源:

wong

可見其為獨體字無疑。

再舉「有」字一列:

yau

由小篆寫法可知,有字本義為「手持肉」。其中手和肉為象形字。既可分解成兩個有意義的部件,「有」是合體字。

所以,要分辨合體獨體字,未必簡單直觀。必須了解字源,才能準確分辨。

附一工具網站:漢典 http://www.zdic.net/ 

沆瀣一氣

這個成語平時很少用。今日聽聞,某前高官與中共前高層有巨額金錢來往,且來路不明,十分可疑。這種情況,我們可以說:
此官與黨國權貴沆瀣一氣,貪污舞弊,一般民眾竟無計可施。

沆瀣,粵音「航械」。沆瀣一氣見於宋錢易的南部新書戊。唐時崔沆為主考官,錄取了崔瀣。二人同姓,而二人之名「沆瀣」,確有此詞,意指夜間水氣,人們因此笑稱:「座主門生,沆瀣一氣。」比喻氣味相投,現多用於貶義。

以後但見壞人結黨,做那見不得人之事的,可稱之為「沆瀣一氣」。當然「蛇鼠一窩」也可以,只是辱了蛇鼠。

寬闊,寬敞,寬廣

簡單分辨這三個詞。

寬闊:形容像馬路、泳池之類。通常形容「很長」的事物(如馬路)同時也很寬。注意對象是馬路那種尺寸的。

寬敞:一般形容室內有蓋場所,或者有明顯圍欄或邊界之範圍的空間很大。比如室內運動場,大房間之類。

寬廣:對象是如草原般巨大的地面或空間,以至國土或高空(甚至太空)這種近乎抽象的,無可見邊界的事物。也因此引申至完全抽象的,如「寬廣的心胸」形容人氣度宏大。

寫文章時要注意描寫的對象,選用適當的詞語。什麼謂之適當呢?就是習慣了。因此還是回到「多閱讀」的基本方法,參考前人的作品。

南轅北轍

這個成語,自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公開場合提及,在報章網絡上開始多見,以至泛濫。

很可惜,就我看過的文章而言,包括林鄭,沒有一個用對的。比如:
(林鄭)專責小組出席120場諮詢會,她形容仍未收窄部分政黨的分歧,有「南轅北轍」的感覺,但會繼續努力。

再如:
新加坡與香港不同,它是獨立國家,但香港人經常引新加坡作比較,甚至政見南轅北轍的人,都同樣以新加坡為榜樣。(毛來由)

顯然,他們以為這個詞的意思是「形容兩派意見完全相反」。因為他們單靠字面猜測,南北相反,就以為是形容相反的意思。可見有人平日不讀書,也不懂查辭典。

辭典說:
從太行山去楚國,本應駕車向南,但車夫卻向北行,結果離楚國越來越遠。典出戰國策魏策四。比喻行動和目的彼此背道而馳。如:「這個結果與原先計畫,簡直是南轅北轍,相差太遠了!」亦作「北轍南轅」、「北轅適楚」。

注意,是「行動和目的彼此背道而馳」。你越努力,卻離成功或目標越遠,謂之南轅北轍。

那麼有沒有用對的例子?有的:
美股評論:提高最低工資只能南轅北轍--面對提高最低工資的呼聲,MarketWatch首席經濟學家凱爾納(IRWIN KELLNER)指出,其實經濟學家們早已發現,提高最低工資只能減少就業機會,使得領取最低工資的人們日子更加難過。(來源

提高最低工資本意是改善窮人的生活,但結果是他們的日子更難過。所以是南轅北轍。

再來看一個稍長的例子:(來源
羅永生把香港人的戀殖現象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香港人基於對回歸後現實的不滿產生的懷舊心理,另一種則是部分香港知識分子為了抗拒以國族主義面目出現的天朝主義,採取的策略性戀殖,也即為了反擊回歸後北京對香港核心價值的侵蝕,托古改制,故意將殖民時代說成一個善治的神話。在羅永生看來,戀殖現象產生的原因,十足具有諷刺意味——它竟然根植於種種「反殖民」「去殖民」的討伐行動。這些討伐行動由親北京的香港建制派發起。

這是「南轅北轍」成語的現代版。

作者點出這是該成語的現代版:建制派發起反殖民行動,反而刺激了一些人的戀殖情緒。這也是努力的行為適得其反,南轅北轍了。

所以在引用成語之前,務必準確掌握含義,不清楚就應該查辭典。切勿由字面猜測,胡亂使用,貽笑大方。

母愛比喻成變形金剛

不能說錯,那確是他感受
在語文老師角度,最多改個錯字咁。
同埋佢強調「保護」呢方面,又真係同 transformers 有關係
甚至不能說他「不恰當」
所以係ok 的

老師打分有時要想像自己是法官
你的尺子,就是法。一個客觀的法。
語文角度他ok,你就給分,鼓勵。

不能加上自己對學生平日的觀感

講真啦,客觀做,其實係easy 的
混雜了觀感,先至頭痛
所以為了大家的幸福,客觀一點
就事論事,單獨分析

皇和王

皇同王有咩分別?

皇是高於王的

在中國,皇帝是全中國的boss。王只是一塊領地的主;王是由皇帝封的,比如封一個皇子去某地做王(明朝),或作為一個名譽封號(清)。

如果是歐洲,皇帝對應 emperor;王對應 king.
相同地,emperor is higher than King. 一般來說 emperor 統治更大的地域。
但是歐洲這2者一般不共存在一個帝國之中。所以實際上 emperor / king 都是最高領袖。盡管如此,e 比 k 的地位更高。

皇后、王后哪個才對?

在中國,王后在秦朝以前。秦朝後只有皇帝才能有后;王的正妻稱王妃。那麼在歐洲,因為現在沒有誰是 emperor 了,queen 就稱王后。
歐洲地方很碎,老闆自稱king,國域稱 kingdom。後來出了大帝國,羅馬/沙俄之類,咁就想叫大一點,創了 emporer 這個字。其下無 kingdom,也沒有 king。正如秦始皇自稱皇帝,硬要比周王大一點,而全中國其下也沒有王國。
秦之後的漢,又回復了王國制度。漢皇子都分去各地做王。其後各朝不同變化。

iPhone 6

萬眾矚目的 iPhone 推出新品,廣告詞港台中三地譯法不同,被陶傑大抽其水。其原英文版云:
iPhone 6 isn’t simply bigger — it’s better in every way. Larger, yet dramatically thinner. More powerful, but remarkably power efficient. With a smooth metal surface that seamlessly meets the new Retina HD display. It’s one continuous form where hardware and software function in perfect unison, creating a new generation of iPhone that’s better by any measure.
香港官方譯文:
iPhone 6 豈止大了,而且每一方面都更為出色。尺寸大了,卻更為纖薄。更加強大,卻極之節能。光滑的金屬表層與全新的 Retina HD 顯示器相互接合,渾然一體。硬件和軟件功能相輔相成,完美協調,帶來全方位表現更出色的新一代 iPhone。
台灣譯文:
iPhone 6 不只外型變大,更在各方面都顯著提升。更大,卻更纖薄;功能更強,卻更加節能。光滑的金屬機身,與全新的 Retina HD 顯示器無縫接合。渾然一體的外表下,是硬體與軟體功能的完美融合,打造出各方面都更卓越的新一代 iPhone。
大陸譯文:
iPhone 6 之大,不只是简简单单地放大,而是方方面面都大有提升。它尺寸更大,却纤薄得不可思议;性能更强,却效能非凡。光滑圆润的金属机身,与全新 Retina HD 高清显示屏精准契合,浑然一体。而软硬件间的搭配,更是默契得宛如天作之合。无论以何种尺度衡量,这一切,都让 iPhone 新一代的至大之作,成为至为出众之作。
粗粗一睹,即可知大陸版確如陶傑所說,囉嗦不堪。
我亦手癢,試譯如下。
iPhone 6 不僅更大,而且更佳。屏幕變闊,卻更為纖薄;功能更強,又極為節能。光滑金屬外表,緊密結合 retina HD 屏幕,天衣無縫。硬件軟體相輔相成,全面改進的新一代 iPhone 就此誕生。
重溫翻譯要點,當為「信,達,雅」三字。
[補]
iPhone 6 更大更好了。屏幕更大,機身更薄;功能更強,耗電更少。金屬機身與高清顯示渾然一體,精良硬件與細膩軟體相輔相成,造就全面進化的新一代 iPhone。

機會

「機會」被誤用太多。

「減低中風和早死機會」這不是中文。中文會說「減少中風和避免早亡」。

機會在中文是指好事情。比如「買多幾張彩票,可增加中六合彩的機會。」但患病的可能性不可以說是機會。

事在必行

近日中共推倒香港政改,全城憤慨。有傳城市大學校門掛上了紅色布幅,上書「罷課事在必行」。(我未能在其他來源找到這張照片,姑且信之)

有大陸人士發帖附上此圖,評論「論學習中文的重要性」。

看了半日不知這標語如何有中文的問題。後來才明白,這位被普通話洗腦的人應該想說,城大學生本想寫「勢在必行」,但寫成「事在必行」了。

只要查查字典,就會查到:
宋蘇軾的東坡志林卷一:「如孫武令,事在必行,有犯無恕。」

東周列國志第六十六回:「事在必行,何卜之有?」

而「勢在必行」雖有條目,卻查不到什麼典故。

所以,應該是共匪橫行,將「事」以普通話音誤傳為「勢」。又或,他們整天要以勢屈人,卻忘了為人民做實事。

[更新] 網友提供出處:茅盾《子夜》:「……卻是保證金加倍一說,勢在必行。」

持份者

一般來說,持份者這個詞是 stakeholders 的硬譯。它的意思在維基百科這裡有解釋。

有其他人士也說過這個詞,可以譯作「與事者」。這樣意思也清楚。再看百科:
The term has been broadened to include anyone who has an interest in a matter.

就是在某事之中有利益的人都叫做 stakeholders。那麼也可稱為「得益者」。如覺得有貶義,可以說成「利益相關方」。

後退一步再審視,說中文,其實不必說得如此死板。對外來的詞,不必有一個固定譯法。視乎文章句子,大可以用「各方」,「相關人士」,「各位」,「諸位」,或囉嗦一點的「與此事有關的團體及各方人等」,都可以把句子連繫通順。有時在句子中略去也無不可。

講多句,對外來詞匯,採用固定譯法,正是中國大陸習慣以至規定的做法。此舉大大不妥,細節另文再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