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戚谷華 書為心畫 筆墨風流

戚谷華 書為心畫 筆墨風流
出自: 今日華人 2017年第6期

書之妙道
神采為上

戚谷華女士之書法
有浩然之氣、磅礡之美
其專研“書聖”王羲之
得費新我指點,入錢君匋門下
所書的一招一式,一筆一畫
筆勢瀟灑,造型別致
相互呼應顧盼,生動有趣
演繹了心靈與情感的視覺藝術
真可謂是:書為心畫,筆墨風流
書法,吾心所執,吾心所念

戚谷華女士(原名戚國華),山東威海出生,上海長大,現為香港著名女書法家。

談及對書法的喜愛,戚谷華女士表示是母親對她的啟蒙。她的母親喜讀書,專看《封神榜》等古籍,有著不靠天地靠自己的獨立思想,愛刺繡,能繪畫出栩栩如生的鴛鴦和荷花等。在母親的影響之下,戚谷華女士對傳統文化尤其感興趣,特別是對書法熱愛極深。

當年,因社會動蕩,年輕的戚谷華女士也隨著社會潮流漂泊。曾經因女兒年幼,放在全託幼兒園,故安排戚谷華女士下放中學教書、帶學生、上山下鄉並分配在地區上山下鄉辦公室工作。有空時,她就專心臨帖。那時,學校裡有大量的考試用過的試卷,假如無人再利用,就丟之棄之,當垃圾。見此,她將這些試卷撿回來用以練習書法,寫了一張又一張,一疊又一疊,忘我投入,十分欣喜。

一日,一位老師遞予戚谷華女士厚厚的一大疊試卷,她不明就理,以為對方好心送予其空白的試卷寫字,她欣喜不已,如獲珍寶,奮筆疾書,一口氣將所有的空白試卷全部寫完。事後,這位老師找她取回試卷,她一臉茫然:試卷不是給我用以練字的嗎?完了,搞錯了,那是立即凖備給全年級學生考試用的試卷。大家忙作一團,焦急不已,幸好,這位老師趕緊找到相關領導,拿到試卷復印本,加班加點將試卷重新印製,才解了這次圍。如今,當戚谷華女士談及這件“烏龍事”,自己都是忍俊不禁,而旁人聽之,對她勤學苦練的敬佩之情則是油然而生。

在學校,她得到一個“好差事”——抄大字報,對於別人來說,抄大字報是一件十分枯燥乏味的事,在她看來,卻是求之不得。她抄了一張又一抄,將自己對書法的理解一一求證於此,不斷磨練、求證,得到了很好的鍛煉,不顧自己的手抄麻了,眼睛抄花了……

後來,戚谷華女士又回到文化出版社,1982年加入上海書法家協會,成為著名書畫篆刻家錢君匋先生的入室弟子。其實,早年她亦得著名書法家費新我的指點及鼓勵。

在隨君匋先生學習期間,他回憶,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工作時認識了戚谷華女士,那時她還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每天來去匆匆,抓緊時間學習,“谷華和別的女性不同,她勤於書法,不太喜歡纖細秀麗的風格,練得一手雄健的顏體,非常傳神,我不由暗暗稱奇……在我交往的年輕朋友中,她是可以放心託付的一位,在她身上‘丈夫氣概’和‘兒女情長’統一得很協調。”

顏楷作底,轉攻行草,書為心畫,演繹筆墨風流

書法作為一種藝術形式,是中國古代文化的瑰寶,在世界上獨一無二。南朝(齊)王僧虔在《筆意讚》中說:“書之妙道,神采為上,形質次之,兼之者方可紹於古人”。戚谷華女士的書法亦妙在有神。

最初學習書法時,戚谷華女士以顏真卿《大麻姑仙壇記》入手,遍臨傳統碑帖,汲取各家所長。她的楷書凝整、沉著;行書圓潤、瀟灑;草書飛動、俊逸;狂草豪放不羈,聽任情感噴湧;更擅榜書大字,筆力遒勁、大氣磅礡。特別是,她顏楷作底,轉攻行草,將雄健的顏楷與清逸的行草結合起來,寫得清勁灑脫,墨色淋漓,別具一格。

戚谷華女士強調,書法作品要有“神”,那如何有“神”呢?她的訣竅在於行與行之間、字與字之間的呼應、顧盼。“書法的好壞,在於線條與間架結構,包括用筆、結構、章法等,用筆有起伏曲折,筆劃形態有方有圓,結構有奇正疏密,章法有賓主虛實。其中,我很在意的一點是:行與行之間、字與字之間的上下呼應、前後顧盼,如此一來,整個作品就會形成氣脈連貫,每個字是‘活’的,有‘神氣’。”

縱觀她的作品,整體富有神韻,活潑生動、奇趣橫生,正如當年包世臣評論王羲之的字——“如老翁攜帶幼孫,顧盼有情”。

當前,戚谷華女士擔任中國文聯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書法家協會婦女工作委員會委員、廣東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書協香港分會副主席、《香港書畫報》社社長、香港書藝會會長、君匋藝術院顧問等等。

其作品曾入選“全國婦女書法篆刻展”“第七屆全國中青年書法篆刻展”“當代香港藝術雙年展”“北京國際書法雙年展”“上海國際書法雙年展”;2006年獲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頒授“傑出老師獎”;出版有《戚谷華書法作品集》《全國著名女書法家作品集?戚谷華》《戚谷華範淳奇書畫作品集》,曾在香港、上海舉辦個人書法展,作品被中國國家協物館、香港藝術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等機構收藏。

2016年,戚谷華女士與周慧珺、林岫、陳秀卿、張改琴等被評為“當代最有影響力的女書家”,個人事蹟在《中國書法報》詳細報道。

桃李滿園,稱譽南國

來港後,戚谷華女士的才華迅速被人賞識,先後在多個團體任教,桃李滿園,稱譽南國,是一位優秀的書法教師,被人稱頌。

一次,一位學生向戚谷華女士討教,因有人邀請其學生以“圓融”兩字創作,但左思右想不得其果,遂向老師求教。戚谷華女士拿著“圓融”兩個字陷入思考:這兩字過於方正,單是正楷,寫不出新意,難以獲得別人青睞,如何才能更好地體現這兩字的神韻呢?她不斷地與學生們共同探討,由此,寫了一張又一張,皆不如意。在長時間的冥思苦想和練習中,戚谷華女士突然靈機一動,她揮筆先寫“融”字,在融的最後的“蟲”字旁的結尾筆劃不落筆,而是從左向右緩緩地畫上一個大圓圈,再落筆到寫的“圓”字中的“員”,意味著剛才畫的那個大圓圈則是“圓”的“口”,如此一來,“圓融”兩字上下結構,且又同在一個大圓圈當中,字與字之間、筆劃與筆劃之間相形呼應、顧盼,宛如天成,是為佳作。

完成此幅作品以後,學生們大呼驚奇,如此創意,實則少見。

戚谷華女士表示,這些創意源自對字體的不斷研究、摸索與理解,同時也有一些看似意外的“神來之筆”。平常,她的所有時間幾乎都在教授學生,很少有專心創作的時間。又一次,她在教授學生書寫“清幽”兩字,一不小心,一滴墨掉在紙上,從左到右地濺起幾條細長的墨跡,形成一朵形態肆意的墨花,怎麼辦?這時,她又突發奇想,將錯就錯,將這滴墨花作為“龍”字的起筆,寫就了“龍的傳人”,沒想到,這點意外的墨花與字體渾然天成,十分吻合,因而,她在無意間又成就了一幅絕佳的作品。

一直以來,戚谷華女士與學生們融洽相處,一些學生跟隨其學習書法超過二十年,而她的作品集被大家十分珍視。有一次,她受邀出版了一本書法作品集,學生們拿到她的作品集以後都趕緊收了起來,生怕被別人要了去。以誇張的說法是,一時“洛陽紙貴”,一書難求。

幾十年,戚谷華女士與書法為伍,不求吃穿,不圖享受,一心一意扎進書法的博大精深之中,她謀求的是在藝術上不斷突破與斬獲,謀求的是書法藝術得以承傳與發揚光大。毫無疑問,她在書法藝術這條路上做到了盡心盡力,同時也成就了她自身,書得一生筆墨風流。

Steve Jobs - The lost interview

在 Steve Jobs 重返 Apple 前一年的採訪。


我記得的:
  • 年輕時進到大公司影響很大 (HP)
  • 開公司不是 rocket science. 誰都能做到,並不需要特別訓練。
  • 要非常清楚成本,才能決定利潤。
  • 要做好的產品,讓更多人接觸到好東西
  • 應該開放自己接觸好產品,才能一齊變更好。
  • 產品要攜帶公司的精神,進而影響用戶。
  • 一流人才,會喜歡與同樣一流的人才合作。
  • 對一流人才,直接指出對方錯失。這並非不照顧他的自尊。人才的尊嚴建立在工作成績之上。
  • 電腦是工具,為人類做其他事情的最好工具。那些才是真正使人滿足的事。
  • 做電腦(包括軟體)可說是 liberal art. 其中十分重要嘅應用,就是方便人做其他形式的藝術。
  • 每個人都應該學寫程式。學會換個方式看問題。也可學會把問題轉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