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差距有感

中國一樣貧富懸殊。我以為這是人們性格能力差異的體現罷了。

富人多有企業。企業養活眾多民眾,又是政府稅收之大來源。稅又用於民眾。私以為,富人無過,窮人可助。重點是如何使稅務合理,政府高效,方能使富人之財,切實幫助窮困之人。

便是中國古代,一樣有極富之人。如先秦有呂不韋,明朝有沈萬三。似非今日社會或中西制度之結果。勤奮上進者,自然獲得較多。而初時資源豐富者,自然更易成功。反之亦然。人性自然是先顧本身家族,而再及他人。故富家愈富,貧者愈貧,實為正常。

至於上述高效政府云云,如在下早前所云,此處只是大家吹水擦嘴而已。既非高官,又無議會,我輩無能為力也。

所謂共產均富,實為禍害。一事不為之懶漢,如何與拼搏奮鬥之人,平均財富資源?在座諸君必無贊同者!

即使有移富濟貧之政府,只應助其死活,不必助其發達。此謂「授人予魚,不如授人予漁」。而教育才是長遠消除窮困之策。

以香港為例,公屋為政府低價租予窮人之住房,財務條件要求嚴苛,如四口之家月入數千元者方可申請,更需輪候。其上有居屋,為稍低於市價出售,亦有審查,如四口之家月入萬餘者,方可申請。再富者,政府更無支援,需自行努力於私樓市場求得住宅。初看,似乎大多數人毫無購房之望?非也。因開放成熟自由之社會,存在大量機會,使人獲得財富。唯需努力修行、勤奮工作而已。故在下認為,貧富不均、階級分明,而有跨級方法之社會,即有激勵人心之效。中國古代亦有,如科舉制度即是。不能讀者者,經商亦可。故貧富有差,一為自然現象,二可鼓勵上進。唯其需要開放自由環境,及有效運作之政府。此兩者,似仍不見於今日中國。諸位仍需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