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詞語

某科技評論說:

iPad改變的,是日常生活中不同空間的比重,當然也改變了我們在空間中移動的順序與動線。」

你知他在說什麼嗎?為何要把中文寫成這樣?

臨寫宋徽宗瘦金體的方法

瘦金書橫竪須似竹竿,撇捺須像蘭花,做到雖字亦畫;勾、挑、點、轉、折亦要以畫法作書。橫畫落筆用尖鋒,向左上方作一斜直點,下頓而向右,筆畫漸細,至末輕提隨勢一按,回鋒收筆。竪畫也是尖鋒頓筆隨勢而下,筆畫漸細,至末向左輕提,輕輕一按,回鋒收筆。撇法如寫蘭葉,落筆由輕而重,至下半截則由重而輕,漸提筆鋒,輕快地撇出。這些都是瘦金基本技法。其餘則要多觀瘦金帖了。趙佶的《宣和詩卷》、《牡丹詩帖》《萬壽宮詔》都是範本。瘦金書現多用於工筆花鳥畫的題款,於非暗、俞致貞等畫家亦寫一手瘦金。

瘦金體技法

字體簡介:瘦金體是宋徽宗(趙佶,1082~1135年)創造的書法字體,亦稱「瘦金書」或「瘦筋體」,也有「鶴體」的雅稱,是楷書的一種。他早年學薛稷,黃庭堅,參以褚遂良諸家,出以挺瘦秀潤,融會貫通,變化二薛(薛稷,薛曜),形成自己的風格,號「瘦金體」。其特點是瘦直挺拔,橫畫收筆帶鈎,竪划收筆帶點,撇如匕首,捺如切刀,竪鈎細長;有些聯筆字象游絲行空,已近行書。其用筆源於褚、薛,寫得更瘦勁;結體筆勢取黃庭堅大字楷書,舒展勁挺。現代美術字體中的「仿宋體」即模仿瘦金體神韻而創。

瘦金書的運筆飄忽快捷,筆跡瘦勁,至瘦而不失其肉,轉折處可明顯見到藏鋒,露鋒等運轉提頓的痕跡,是一種風格相當獨特的字體。此書體以形象論,本應為「瘦筋體」,以「金」易「筋」,是對御書的尊重。

瘦金體

一,字體技法篇瘦金體取長鋒狼毫,橫臥紙上,筆尖朝外,筆肚朝內,筆筆側鋒,險中求穩。劍走偏鋒而能自成一體開宗立派的,古今唯有天縱之才自號天下一人的教主道君皇帝趙佶而已。
書法的妙處,全在於用筆,用筆的成敗,首先在拿筆。拿筆的方法主要有四種:
1,與紙面垂直的拿法;
2,側鋒向右,筆竿朝左臥的拿法;
3,側鋒向左,筆竿朝右臥的拿法;
4,為2和3結合的拿法。
筆法1好看不中用,是作繭自縛的拿法,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筆鋒運動時還能保持筆竿與紙面垂直,特別是寫草書的時候。筆法2下筆凝重有澀味,但不符合右手操作的人體生理規律,感覺反手反腳,寫出的筆畫容易顫抖,不適合寫瀟灑飄逸的瘦金體,若寫黃庭堅到挺合適。筆法3下筆輕鬆,運筆流暢,不論是從左到右或是從上到下運行都能視野開闊手腕靈活,最符合右手拿筆的生理規律,只是有一點:當寫斜點或捺筆的時候,因為是朝右下行筆,筆肚走在前,筆鋒跟在後,所以用不到筆鋒,寫出的筆畫勢必臃腫無力,寫不出瘦金體鐵畫銀鈎、如刻如鏤的藝術效果。筆法4即以筆法3為主當遇到斜點、竪鈎或捺筆時用筆法2寫,兩者結合,較為完善。
以下兩點最為關鍵(重要),姑且筆述如下:
1,手指與筆竿的關係;
「臥筆法」拿筆與我們夾菜和扒飯時拿筷子的方法相似,只是把兩只筷子抽掉一隻,是用三個指頭捻住筆竿,手指可松可緊可轉動,手腕可向前向左向右起倒。手腕輕貼紙面,頓筆時可枕腕,行筆時隨筆鋒移動與紙面若即若離。(若寫腕力不能控制的大字或榜書則須懸腕懸肘)
2, 筆毫與紙面的關係及「八法」的形成;
右手拿筆,運動軸心在右下角,目光正對之處,就是筆毫縱橫馳騁的廣闊天地。執筆在指,運筆在心,書寫紙上,形成點畫,點畫巧妙組合,形成字型乃至篇章,其中點畫是基礎。下面詳細介紹八種基本筆畫的寫法:


長橫,用筆法3,筆如刀,紙如木,切鋒入紙,入木三分。筆鋒朝左上,筆肚朝右下,(保持這種狀態)由重到輕迅速向右划過,如刻如鏤。至末端殺住趁勢提筆外翻裹鋒向右下頓筆,筆尖朝左上,筆肚朝右下,稍注,回鋒收筆,完成。(起筆處形成刀切狀的斜面乾淨利落;收筆處末筆是竪則藏鋒,如《夏日詩》中「草」「蓋」「盤」的長橫,不是末筆則露鋒帶鈎及牽絲與下筆相連如《夏》中‘清’‘黃’「長」字的長橫。)
短橫,寫法起筆同長橫,末端頓筆較輕或稍注即回鋒收筆完成,筆畫較粗重。如《夏》中「雨」「長」「更」的短橫。短橫收筆處亦有藏與露之分。
右尖橫,寫法同長橫,筆畫較短,末端不頓筆,常用於「木」「禾」字旁等,如〈夏〉中「杯」字。
左尖橫,由輕到重運筆,末端回收一下,常用於「草」字頭,提手旁等,如〈夏〉中「黃」「搖」等字。
柳葉橫,為瘦金體的特色之筆,兩頭輕中間重,若紡錘形,精巧秀麗,常用於‘口’字,‘曰’字,‘田’字等的橫折處,如《夏》中」薰「字幾個短橫。《穠芳詩》中」留「字等。


長竪,起筆同橫畫,筆尖在左,筆肚在右,從上往下由重到輕用指力迅速推動筆鋒向下移動,至末端殺住趁勢提筆向左外翻裹鋒頓筆同橫畫,完成,頓點的角度比橫畫的頓點大,略近45度。竪畫在左邊時多出鋒帶鈎,與右邊筆畫相呼應,竪尾角度垂直或稍左斜如《穠芳詩》中「依、化、徑」等字的竪;在中間或右邊時多藏鋒,如《穠》帖中的「醉舞筆」等字的竪畫。竪的尾端垂直或稍右斜。如《千字文》中「辭、所、取」等字。 短竪,起筆同竪畫,收筆無頓點,短而粗壯,稍向右傾斜。如〈夏〉中「清、時、正」等字的短竪。


斜撇,起筆同橫畫,按筆入紙後由重到輕迅速向左下移動筆鋒,注意,務必使筆毫斜臥於紙面,筆尖始終在左上方,筆肚始終在右下方。末端犀利挺勁,有一種無堅不摧之勢。《穠》中「零、化、似」等字的斜撇。
短撇,寫法同斜撇,只是較短。
竪撇,「月字旁、同字框」等常用,起筆先作一竪點,稍注後輕提筆向右緊接著寫竪畫,至中下部稍稍壓鋒再向左下輕快撇出,撇尾鋒利且有弧度,整個筆畫稍稍向右傾斜。如〈夏〉帖中「稠風丹」等字的竪撇。
柳葉撇,「廠字頭,廣字頭」等常用,寫法與竪撇相似、只是形體較挺直,斜度較大,起筆處必與上一筆有牽絲相連,竪點不明顯。


分斜捺與平捺兩種,捺筆是瘦金八法中最難寫的一筆,也是最美的一筆,有斜捺和平捺兩種,下面以角度、力度、長度三個方面來分析捺的寫法:
1,角度:捺的走勢是由左上朝右下運筆,需用「筆法2」(筆法四種參見前述)來寫,斜捺與水平面大約呈45度角,一波三折,第一波短而稍呈左低右高之勢。捺尾底部取平。,平捺角度較小,捺頭略高於捺尾,一波三折,第一波短而向右上約呈45度角,捺尾稍上翹但低於捺頭。
2,力度:平捺承接上一筆轉筆逆鋒用力由左下朝右上行筆,到最高處稍住在由重到輕往右下角行筆,此時必須懸腕或腕在紙面若即若離。行至最低處稍注,再按筆朝右稍上用力掃出捺尾,注意在掃出的過程中筆尖朝上,筆肚朝下,捺尾較長,且應有蘭葉當風擺動之勢方妙。斜捺起筆露鋒其餘寫法同平捺,只是角度不同。
3,長度:在田字格中。所有捺筆均逸出格外(待見拙文「逐字分析法」)。


鈎有橫鈎,竪鈎,斜鈎,彎鈎四大類,分述如下:
1,橫鈎,在橫畫末端向右下用力頓筆,然後折鋒向左或左下鈎出,鈎尖長而直,如同短撇.瘦金體鈎刃角度較平,幾乎與橫畫平行如千字文中「堂、雲、露」等字的橫鈎。
2竪鈎,起筆寫竪畫至末端駐筆蓄勢後用力向左上輕快鈎出。分內懨和外拓兩種「可詩」等字的用外拓筆法「杯和」等字的木字旁禾字旁的竪鈎細長而內斂,鈎尖拉成新月狀上翻與撇畫相連,筆勢飛動而流利,從王羲之行書變化而來,是瘦金體的特色之筆。如圖:
3 (1)竪彎鈎,(又稱浮鵝鈎),是也 、化、色等字常用之筆。彎處圓曲有力,底部取平,角度約為90度。(2)橫折彎鈎,風鳳等用筆,彎處約四分之一個圓,鈎尖回視折角,若鸞鳳回首,顧盼多姿。
附:臨帖最有效的六種方法
臨摹碑貼是學習書法的必經之路和有效手段。摹帖是初習階段練習基本功有效方法,它容易得古人書法的體勢結構,但最大的缺點是難以領會書法的精髓——神韻。學習任何一門藝術,其歸根結底是要把握藝術的奧妙所在。表現於書法的則是對法則、技巧與氣韻的理解和運用。在對優秀書法摹仿的進程中,為有效地彌補「摹帖」的不足而對法則、技巧及氣韻有更為深刻的理解。我們更多地選用「摹帖」的方法。現就臨貼淺析幾種方法,有興趣的書友不妨選擇試用。

一、實臨法。這是最常用的臨貼法。此法就是將範本放於眼前,用毛筆(硬筆)對照著寫,通過觀察與理解法貼來摹擬範字。開始時可看一筆寫一筆,看一字寫一字;待臨熟了,便可看幾字或幾行而寫之,這就是通常所說的對臨。待對範本中每一個字、每一行都有了精熟的記憶與理解。便可憑印象將全貼寫出來,這就是背臨。臨貼要臨到背臨的程度。實臨法因能充分結合眼手腦且很有效果,所以廣泛地被每一位學書者應用。

二、指臨法。這種方法可用於不具備紙、筆的情況。如在工作的中間休息時,火車的路途中,便可運用手指在空中或桌凳等物體上,憑對範字的記憶進行「臨習」或「創作」。就在這種獨特的書法學習中,往往能加深對執筆手感與運筆疾緩的理解與把握。這種方法不僅在當代被人採納;就是在清朝時,便有鄭板橋睡覺時用妻體習字的趣史為例,廣為傳頌。

三、心臨法。在腦海裡設一張紙、一支筆來臨習範字,也是一種有趣而有效的方法。其實這種方法被每一位學書者於無形中運用。當臨習法貼時,先觀範字,加深理解,而臨習落筆之時便在腦海裡有對範字「演習」或「放影」的過程,即便是瞬息即逝。這與「意在筆先」的書論不謀而合。其實,在眾多的休息、閒暇之余,我們若能有效利用「心臨」之法,進步往往會在下一次實臨中顯露出來。

四、意臨法。這是臨習法帖氣韻、意境的方法。被從多書家廣為運用。臨習法時不求一字一畫肖合形畢,但求整體氣韻生動自然。這是一種帶有創造性的臨習方法,不適於初習者運用。

五、創作臨習法。有的書本稱之為「集古字」。選取法帖中的字進行「移植創作」,或對聯,或條幅,或扇面。能「箭」臨帖與創作之「雙雕」。王羲之行書名帖《聖教序》便是由僧懷仁集王字而成。這種臨習法能有效消除臨帖乏味的心理弊病,提高對碑帖的興趣與感知能力。是一種於習書者深為喜愛的方法。

六、臨摹互補法。傳統的「臨摹互補法」為用毛筆(硬筆)先摹後臨的方法。筆者在此介紹當今社會悄然興起的一種新的「臨摹互補法」——先用硬筆勾摹出範字的「骨架」。然後再用毛筆在「骨架」上「加肉」。先摹寫的「骨架」正是結體美觀的硬筆字,再「加肉」。而表現出的點畫形態又是對範字的「再生」過程。這種方法既習了硬筆字,又練習了毛筆字。確是一種既簡單易行又一舉兩得的好方法。「臨摹用功,是學書大要」。學書者視臨帖為日課,潛心修研、方法適宜,細心用腦,臨帖遂能事半功倍.

[轉載]鐵筆銀鈎——瘦金體

手記

始終筆和紙是最好用的記錄工具。就隨身帶著吧。靈感嘅嘢,講唔定幾時黎...

緩兵之計

做事最忌衝動。匆忙決定,可能便中了對手之計。須知做好人是分分鐘沒回報的。切忌急別人所急。可能一時之間會有難過的心情,但誰會記得。反而,損了自己,方是永遠報在自己身上。

所以,遇事切切緩一緩。停一停,想一想,才能有最佳的反應。世上很少事情是不能緩的。

貧富差距有感

中國一樣貧富懸殊。我以為這是人們性格能力差異的體現罷了。

富人多有企業。企業養活眾多民眾,又是政府稅收之大來源。稅又用於民眾。私以為,富人無過,窮人可助。重點是如何使稅務合理,政府高效,方能使富人之財,切實幫助窮困之人。

便是中國古代,一樣有極富之人。如先秦有呂不韋,明朝有沈萬三。似非今日社會或中西制度之結果。勤奮上進者,自然獲得較多。而初時資源豐富者,自然更易成功。反之亦然。人性自然是先顧本身家族,而再及他人。故富家愈富,貧者愈貧,實為正常。

至於上述高效政府云云,如在下早前所云,此處只是大家吹水擦嘴而已。既非高官,又無議會,我輩無能為力也。

所謂共產均富,實為禍害。一事不為之懶漢,如何與拼搏奮鬥之人,平均財富資源?在座諸君必無贊同者!

即使有移富濟貧之政府,只應助其死活,不必助其發達。此謂「授人予魚,不如授人予漁」。而教育才是長遠消除窮困之策。

以香港為例,公屋為政府低價租予窮人之住房,財務條件要求嚴苛,如四口之家月入數千元者方可申請,更需輪候。其上有居屋,為稍低於市價出售,亦有審查,如四口之家月入萬餘者,方可申請。再富者,政府更無支援,需自行努力於私樓市場求得住宅。初看,似乎大多數人毫無購房之望?非也。因開放成熟自由之社會,存在大量機會,使人獲得財富。唯需努力修行、勤奮工作而已。故在下認為,貧富不均、階級分明,而有跨級方法之社會,即有激勵人心之效。中國古代亦有,如科舉制度即是。不能讀者者,經商亦可。故貧富有差,一為自然現象,二可鼓勵上進。唯其需要開放自由環境,及有效運作之政府。此兩者,似仍不見於今日中國。諸位仍需努力。

《說學問之階段》唐君毅

《說學問之階段》---唐君毅

(一)

我此文所謂學問之階段﹐要活看不要死看﹐人一生學問當如此﹐對任一學問亦當如此。

學問的第一階段﹐是相信他人的話﹐此他人﹐或是父母﹐或是朋友﹐或是師長﹐或是所佩服的今人古人﹐或是公認的聖賢﹐而依他的話去思想。

小孩子初走路時﹐必須扶著大人的手走。

學問的第一階段﹐不能是懷疑﹐與反對。因絕對的懷疑﹐是一虛空﹐不能成一開始。絕對的反對﹐使任何學問的開始﹐成不可能。

一個小孩子﹐愈能專誠的聽人講故事或講話者﹐這小孩子便愈是大器。

一個人聽人講話﹐而不假思索便先信為真﹐不疑其為欺騙﹐這亦是其愚不可及的大器。

器之大﹐在其能容物﹐人心之大﹐首先表現於其能信與願信之量。

(二)

學問的第二階段是疑。

人因願信﹐欲求有所信﹐而聽人之話或讀古今人之書。然我們對持論相反之各種話與各種書﹐不能皆信。而人之話與書中之思想﹐亦可與自己之經驗及思想相異或相矛盾﹐而不能不疑。

對一切人之話與書中思想皆相信者﹐必至無一真信。這樣治學問﹐永不會有自己的思想﹐至多只能記得他人的話或書中之文字而已。 -- 此即記問之學。記問之學到家﹐亦不過等於一人形字典﹐人形辭書﹐此之謂讀死書﹐聽死話。

人之自己的思想之開始﹐是疑他人之話﹐疑書中所言﹐亦疑自己之意見思想﹐恐怕不對。而對相異相反相矛盾之思想﹐求一抉擇﹐求一會通。

人在疑時﹐如小孩之開始獨立走﹐左亦不是﹐右亦不是﹐忽然跌下﹐忽然爬起。

人之學問歷程﹐都必須經過一羣疑並興﹐寢食俱廢之階段。在此階段﹐我們常不免覺父母﹐師長﹐朋友﹐古人﹐今人﹐聖賢先知之言﹐若無一可信。煩悶之極﹐常會生何必讀書何必治學之感。

然人不經「疑」者學問必無進步。而在學問中﹐愈能大疑者﹐而感大煩悶者﹐愈是大器之微徵。

(三)

學問的第三階段是開悟。開悟是任何學問歷程中都有的。

疑是山窮水盡疑無路﹐開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疑是菰蒲深處欵無地﹐開是忽有人家笑語聲。

人家笑語聲﹐只是自家笑語聲。這即是在可疑的一切之外﹐發現不可疑的某物或某事或某一道理﹔由此而發現不可疑的某些物﹐某些事﹐某些道理。

「誰謂河廣? 一葦航之。」人只要發現一個不可疑的﹐便可開始去航渡真理與學問之海。

各人所發現的不可疑之事物或道理﹐可各不相同。但是一定要有。亦絕不會莫有。重要的是人要常常去自覺其有﹐人之思想﹐乃自然環繞此不可疑者﹐而生長而開展。

人在覺有不可疑之事物或道理時﹐人在學問境界中﹐才可說有心得。此所心得者﹐無論是異於人﹐或同於人﹐都是我的心得而屬於我﹐皆對我有至高上的價值﹐亦莫有人可以奪去。

人在學問中﹐有心得時﹐便會自覺以求有所心得﹐為學問之目的。於一切他人的話﹐一切的書的文字中之一切思想﹐都要反求諸自己的心﹐而看其是否真安放得進去。於心不安﹐絕不含糊﹐而不即信為真。把他擺在心之角落中。此時人是「求之於心而是也﹐雖其言出於庸人﹐不敢以為非也。求之於心而非也﹐雖其言出於孔子﹐不敢以為是也。」何況朋友? 何況師長? 又何況名流學者? 何況流俗的意見? 人在學問中﹐真有真知灼見﹐便可以雖千萬人吾往矣。人由此而自己作自己思想的主宰。而人只要真能為其自己思想的主宰﹐人遂皆可在其獨立蒼茫自用思想時﹐自覺上天下地﹐唯我獨尊。

(四)

學問的第四階段﹐是由一點一滴的心得﹐連系成綫﹐成蛛網﹐成面﹐成體。人的心﹐乃以思想的內容之逐漸廣大而開展﹔於是其自尊心亦一復向上凸冒﹐更絕不至化為驕傲。乃由其心之廣大開展﹐化出一涵容他人之相異思想的度量胸襟。與我相異的思想亦許真﹐亦許錯。與我相異而皆真者﹐皆如道並行而不悖﹐人乃見真理世界﹐真是坦坦蕩蕩的亁坤。與我相異而錯者﹐與真固不相容。但是一切觀念思想的錯誤﹐都由於其越位。把越位的觀念思想﹐重加安排﹐使之各還原位﹐即不錯。馬有角是錯的。但角的觀念﹐本身並不錯。角的觀念﹐本是用在牛羊類的。牛羊有角﹐原是真理﹐把馬與牛羊混淆﹐乃生馬有角之錯。去此混淆﹐把角之觀念﹐再還於牛羊之類﹐便對了。

一切人類之錯誤﹐皆可作如是觀。由此而我們遂知一切人類之錯誤思想﹐皆依於真理﹐亦皆可重加組織安排﹐而化之為真理。

由此而人可了解錯誤的世界。錯誤的世界之底層與上層﹐皆是真理之世界。無論人如何犯錯誤﹐而此底層與上層之真理世界﹐卻永遠安靜而瑩澈。

人在真知錯誤之世界之底層與上層﹐即真理之世界﹐人遂知隨處翻過錯誤﹐透過錯誤﹐以發現真理﹐而同時能寬容他人與自己之錯誤。他知一切錯誤﹐在真理世界前﹐都只如浮雲過太虛。他們最後要隨風吹去的。

人之學問﹐到此境界﹐乃能有學問之樂。真理之世界是坦蕩乾坤﹐故可樂。真理之世界悠久而恆在﹐故可樂。樂真理之世界即樂道﹐樂道即學問之第四階段。

(五)

學問之第五階段是知言。知言是知真者之所以真之各方面之理由﹐而又知錯者之所以錯﹐與如何使錯者反於真﹐由此而後人能教人﹐能答人之疑問﹐能隨機說法與自由講學。

人之知一真理﹐總依於一理由。但是一真理﹐不只有一方面的理由﹐且有多方面的理由﹐以至有無數方面的理由。此即邏輯上﹐所謂不同前提可得同一結論。人常是自一條路通羅馬。然而條條大路都通羅馬。所以人從一條路到羅馬﹐不能便定居在羅馬。還要再離開羅馬﹐試去從條條大路走到羅馬﹐通羅馬。由此人才能把其他路上的人﹐亦帶到羅馬。並且對於想到羅馬而已走上崎嶇小路的人﹐或背方向而行的人﹐指出到羅馬的道路。此即是使迷失真理之路而犯錯誤者﹐知其所以錯﹐及如何可反於真。由此而後學者成為真正教育家。人要當教育家﹐亦才真知學問艱難﹐學問的無窮﹐與教人之不易。因通羅馬的大路﹐莫有人走的完。而走上崎嶇小路背方向而行的人﹐是太多了。

故人之學問﹐到了想當教育家的階段﹐人將重新再感到他自己之無知。

他之無知﹐是因為他之不能定居在羅馬﹐而要離開羅馬﹐去重走生疏的其他的路道﹔重與未到羅馬的人走錯路的﹐站在一起。這樣﹐他是不能免於無知之感的。因為他的無知﹐即是他自己的無知。於是他與他們不免同樣的要處處感到惶惑與疑難﹐並沿路問人。由此而到學問最高境界的人﹐看來便與無知無識的人一樣。曾到羅馬者與未到羅馬者一樣。你說你到過羅馬是無用的﹐因為大家同在一生疏的路上。

這亦就是孔子之所以說他自己之無知﹐蘇格拉底之所以說他自己之無知。牧羊人此時自己亦化為一個羊。聖人最後亦與初學步的小孩一樣﹐而只有一樸實的信心。即相信大家翻過崎嶇的小路﹐終會走上的羅馬大路。

這亦就是學問之最後的第六階段。

何謂成功

然後王晶再來提醒三位年輕人,何謂成功。

相比上一段王晶出場,這次他算是很冷靜了。說的話,很現實。在今日,我十分認同。如果你連住房都沒有,幾十萬讚,能帶來多少廣告費?十個Youtuber之中,有沒有一個會成功賺到買樓的錢?「然後你只能去找麥當勞的漢堡包有沒有蟲」,他說。

我簡直想哭了。如果你連樓都買不了,就和蟲子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王晶又提到某間「無牌電視台」。「他們的劇我全看了。」王晶說,「如果播出,6%的收視率都沒有。」王晶不是亂說。事實證明,收視率很快就跌了。收視率不是假的,看看路人閑談,有沒有提到「選戰」?很失敗,就算在大學之中,也沒有什麼人講。為什麼我不知道。

很無奈。但我還沒有找到擊敗這種「懶係現實」的意見。只能先相信著。

有無大讚

TVB最近的真人Show節目,請來網絡紅人入TVB挑戰。

今集兩位紅人同王祖藍交談。王祖藍說,電視台變得如何,是觀眾與節目製作人的互動。他的例子是,早前「老表」一劇,收到二百多個廣管局的投訴,於是他被高層訓斥。他舉例,一個製作人遭此對待,可能會減少此類製作。他反問二位,如果看到了好的製作,有否大聲讚好呢?被讚好,製作人當然會繼續製作該類節目。

伍公子表示要給王祖藍一個讚。

我也會給王一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