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家之子

劇集「武則天」,講到唐高宗李治終於立武氏為皇后。武氏問皇帝,她美不美。皇帝答:「宛如東家之子。」

這裡就有典故。戰國後期,楚國有文學家,名叫宋玉,相傳為屈原的學生。文章出色,儀表風流瀟灑,英俊不凡。當時有大夫,曰登徒子,向楚襄王說,宋玉好色。襄王就召宋玉詢問。

宋玉說:「好色的不是我,是登徒子自己。」楚襄王問他根據何在。


宋玉就說:「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國,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然此女登牆窺臣三年,至今未許也。  」

就是說,天下最美女子,是我「東家之子」(故居鄰住女子),高矮恰到好處,面色白裡透紅,五官肌膚,身材肥瘦,完美無缺,一笑可迷二城。如此之美,偷望了我三年,我都未動心。

宋玉不愧是文學家,把鄰女說得天上有地下無,只為說明自己不好色。後來,值得享有如此文字描繪的美女,就稱為東家之子。

至於中傷他的那位大夫,其大名「登徒子」,就代指「好色兼不務正業之人」,亦留名千古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