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講過「黃」字。其甲骨文字形與後來相去甚遠。其本義為一顏色。欲以文字表達,確實不易。

原來,甲骨文以一箭矢與靶心(圓形)結合,表示其為靶心之色。遠古時候,大概只能用泥土或原始的礦物顏料畫出靶心,大多應為泥黃色。有的甲骨文寫法中間多一橫指示,中間就成了圓心加十字的「田」字圖形。到了金文,逐漸演變,失去了箭矢之形--大概其時箭靶顏色五花八門,矢形之義難以理解。

時代漸過。製定小篆之時,官方(李斯?)可能採用了「田之光」的意義。《說文解字》也說「黃從田從苂」,苂即光,田苂即土地的顏色,黃也。(於是,黃字也可說是合體字!)

小篆選擇土地之色,顯然比箭靶之色更能顯示黃色的本義。於是它的字形固定下來,直至今日。